今日更新: 0 | 影片: 19659
性虐研究所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不久,正愁找不到工作。一天收到一个精密机械研究所全奖招女研究生,钱还特多,于是报了名。不久就收到面试通知。那研究所的人事部特周到,还特意通知说面试所在酒店空调系统有问题,气温会偏高,所以这次不要求穿正规套装。事实上那面试那地方气温是离奇的高,加上参加面试的女孩差不多塞满了大厅,室内变得出奇得热。不到10分钟我们就把能脱的都脱了,纷纷抱怨起来,研究所的人马上出来道了歉,还派发了名牌小背心,热裤,和冰饮。我本来一向不喜欢暴露衣服的,实在受不了,也只好到洗手间,排了十多分钟队换上背心和超短热裤。到面试正式开始时,那场面已经和夏天的泳场没有分别了。面试倒是很轻松,都是关于我喜欢些什么衣服,小说,音乐,运动之类的问题和一些心理测验一样的题目。到最后才问了几a个专业问题。结束后还可以从一大批纪念品中挑一样。其中竟然哟有一条我期望已久的名牌紧身仔裤,就算不入围也值了!没多久,竟然收到复试通知。

想不到那研究所所在还很偏僻,规模特别大。到了大门,早有一辆巴士等在那里,简单核对了一下名字,就让我上车。车上早有2个女孩等著了,一个长发白人都长得很高挑。还有一个和我一样是黄皮肤的长的比较娇小。大家礼貌性介绍了一下。长发的叫简,标准美女,不过不是很友善。亚洲人原来是日本人,叫雅子,长了一对桃花眼,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的眼就让我想起一个“骚”字来。我心想要是选美,这次我就恐怕没戏了。等了一会儿,一个黑发白人很活泼可爱地蹦上车来。然后车就开了。最后上车的女孩和我自然地坐在前面,就聊了起来。

“咳!我叫菲比,你是中国人吗?”

“喔, 是的,我叫小贵。你也是来申请精密机械设计奖学金的吗?”

“不是。我申请的是机械测试。不过听说无论申请什么,面试都是一样的。”

“是吗?能力趋向试呀?那种测IQ的东西我都做烦了”“呀!?你没有查著研究所的资料就来面试呀?”

“没有很详细查,怎么了?”

“这研究所从事的研究很神秘,面试前都要签保密协议。面试有时候就是帮他们做实验。据说都是实地操作,没有笔试的。”

“喔。。。这研究所好大呀都大门都远得看不见了”

“当然啦,这研究所有军方和大财团资助,这块开阔地是用来防止外人偷进研究区的。我男朋友就在这里做保安的。所以我也想在这里工作。。。噢,我们到了!”

秘书小姐,在门口接了我们,就把我们领到一个大厅。让我们签了份20多页的保密协议,保证不透露面试内容诸如此类。我也懒得看就签了。签完协议,小姐说:“各位请注意,第一轮面试是趋向试,各位待会从你们后面的门进入超净室。进入后,请按指示清洁身体,换上操作服。如果你觉得不适可以随时按灯退出面试。这轮面试会决定各位最胜任的工作,这可能和各位当初申请的不一样,如果各位通过面试,又接受我们的工作推荐的话,就可以和主管谈具体的工作合同了。女装操作服是刚刚设计的,试用效果有些尴尬,不过改进版还没作好,就请各位忍耐一下。好了,请各位进入超净室。”

进入门后是超净室的更衣室。一个个小单间。我随便走进最近的一个,门便自动关上。计算机合成的女声重天花板传来:“请把你所有衣物放进你右边的小柜,准备好后按右下方红键喷洒消毒剂,喷洒消毒剂时,请平举双手,双腿分开站立,保持双眼闭合,直到‘毕’声停止。”。看来早上的化妆是多余的了。我打开右边上面画了个女孩符号的小柜, 里面一格格分类得很清楚,分别写着外衣,胸罩,内裤,饰物,袜,鞋。还有一个小按钮写着‘经期请按此按钮获得特别帮助’。我不想面试就拖拖拉拉,赶快脱了个清光。塞进小柜里。按下红按钮,马上传来一阵越来越急速的‘滴滴’声。我赶快按照画在墙上的人形图案,双手平举,双腿分开站好。随着‘滴滴’变成‘毕’声,消毒剂开此喷洒。我只觉得全身暖烘烘的,强力的水流象按摩器一样从头部开此按摩我全身。乳头也被水流射的痒痒的,不由得渐渐硬起来。突然奇来的一道水流从地板射上来打在我两腿之间。水流不断按摩菊花,前伸冲擦到穴口,让我全身一阵酸软。讨厌的水流突然加强力度从后推开我的小阴唇,一边绕着圈,一边朝小豆豆靠近,最后终于打在已经变硬的小豆豆上,“噢!”我不由自主叫了起来。从小腹到下阴像有一股热流到处流动,奇痒难忍,既希望这该死的水流快些停止又喜欢它射得猛点好解痒。可是这是在面试中,被人发现可就无地自容了。心中越焦急,身体却好象故意和我作对,自觉一股热流从阴道流出来。我一边努力控制住快要迷失在快感中的身体,一边想用手挡住射向阴部的水流。手刚放下,下身的水流突然加强,两片嫩肉被冲得翻开贴在大腿根上,已经充血变硬的小豆豆完全暴露在水流下,“呀。。噢!”被压抑多时的呻吟终于被释放出来,被阴蒂传来的如电击般的刺激令我全身肌肉不由自主绷紧,身体反弓,手脚颤抖,淫水一泻千里,双腿支持不住瘫软在地上。水流也终于停止了。我坐在地上喘了好一会气才恢复过来。我其实是个对性没有什么感觉得人,前男友也因此和我分手。怎么也想不到在面试期间,在陌生的浴室里会有这种情欲的爆发。心理有种说不出的羞辱感。含着欲出的眼泪,匆匆地用毛巾擦干身体。

小间前面的墙壁‘嘶’的一声打开一道门来。里面挂满了紧身衣。是特别是设计的紧身衣,看起来象被刀从胸口划开到肚皮然后剥落的人皮一样的。有男用的,也有女用的。男用的那个地方还做出个很象的形状来,害我看得有点面红耳赤。紧身衣用象丝袜一样的不知名透明材料制成。隐约可以看到纤维中有透明的导线穿插其中。档部可以看到一束电线经过,连到屁股后面形成一个插座一样的接口。穿上后,人就像多了条尾巴。设计者大概考虑到工作人员会长期工作,在档部加了导尿装置用细管连到尾巴上。只是这个导尿装置象一个超小吉他。穿上后象吉他柄的吸水管撑开阴唇,头部刚好顶住小豆豆底部,中间一个吸水口被稍微压进尿道口,虽然不痛,却也不好受。吉他身的大圆鼓,是吸水管和尾巴的连接器,刚好撑开阴唇后端压住穴口。像这东西倒不难,像穿裤袜一样穿上下本身,拉平大小腿处的皱褶,再移好那让人尴尬的导尿装置。紧身衣上半身其实就是一双连着衣服的长筒手套,不费劲就穿上了。把头发塞进脑后的一个小袋固定好就行了,再拉下头罩把整个头都包住,只露出脸来。最后拉上紧身衣有点麻烦,紧身衣中段象束腰,得收复才能拉上。好在虽然我身材不怎么好,但腰细,没花多大气力就拉上了。紧身衣的胸罩设计得很特别,在罩杯顶还有一个像乳头的小凹,我的胸不太见得人,放在胸罩里有些松动。正想整理一下多余的布料,不想布料自动收进那个小凹处去了。布料以收紧,我的乳房便被从根部紧紧包裹住,布料慢慢移动摩擦著乳头,乳头很快就变硬,顶住小凹。可是移动并没有停止,直到乳头也被吸进小凹处,拉得我隐隐作痛,才停了下来。这时我的乳房已经被紧身衣勒的挺挺的,乳头被吸的充血膨胀,被小凹紧紧咬住。刚穿完紧身衣,小间吹出一阵暖气,紧身衣遇到暖气马上紧缩把本来已经紧窄的紧身衣又缩了一圈,我整个身体包得差点没法呼吸,腿间的吸水管和那个大圆鼓被压得紧紧的,差点闯进小穴里去了,让我麻麻痒痒又酸软酸软的。穿完紧身衣其实和裸体没有什么分别,所以边上还挂著配套的游泳衣。穿好泳衣,小间左则门就打开了。我只好忍着腿间酸麻,慢慢走进超净室。

里面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经过这一阵折磨我还以为人都走刚了,正着急。身后走出一人,是简,也和我刚才一样,皱着眉头,一步一艰难地刚走出来。两人不禁相对尴尬地一笑。等了好一会儿,菲比,雅子才依次出来,都脸红红,双眼发亮的,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菲比一见到我就兴高采烈地想跑过来,没走几步,就“噢,噢”地叫了起来,右手压住小腹改小步走过来。我本想过去扶她一把,才抬腿,腿间的吸管顶到阴蒂,一阵酸麻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嗨!贵,浴室还不错,这衣服的设计师一定是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根本没有考虑女士需要!我要投诉他性别歧视!。。。”

“对呀,希望面试快点完”在一边的雅子浪声浪气地插嘴。“该死!哎。呀。。”简一脸怒气边骂边跺脚边轻声呻吟。

“嗨,小贵,你的腰好细呀!” 菲比瞄着我的腰说。女人一见面,自然关心起对方的身材来,尤其是被紧身衣紧紧包裹,身材一览无余。其实这几个女孩的身材都是一流的。菲比最是胸前伟大,屁股圆润,就是腰身略肥,难怪在意看别人的腰。简一看就是运动型,胸腰臀比例极好,屁股翘翘得,很性感。雅子虽然长得娇小,一个竹笋型大胸一点不输西方女性。而我,看我这么在意看别人的胸,就知道了。明显地比别人小了一号。

“女士们,请注意!”一个穿实验室白大挂的年轻男人走过来。“首先谢谢各位来参加面试,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金,负责能力定向试。试题都是实地操作总共有三道,每道90分钟。你们也许很疑惑为什么要换上这身怪衣服。这衣服有完整的生理检测系统,可以确保各位在测试中有受生理伤害可能时自动退出测试。衣物的材料轻,柔软,薄,但是极坚韧,可以保证各位皮肤不受任何损害。现在我们到第一测试间准备室,第一道测试是深水作业。”。

第一测试间的准备室建在一个大水池上。水池黑黝黝的深不见底。准备室一排铁礅,固定在一条大铁管上。我们在金的指导下,戴上一对极为沉重的手环,和一带脚环的金属鞋。“现在背上氧气瓶”金指著铁礅上方的墙上挂著的一个个氧气瓶。氧气瓶挂在铁凳正上方,我们只好叉开腿跨过铁礅背靠着氧气瓶,然后拉过瓶上的背带,把氧气瓶背在肩上。我用力想试着把它墙上背下来,竟然背不动!金看见就笑了“到水里就轻多了,陆上我来帮你们。”和一般的潜水用氧气嘴不一样,这氧气嘴是一个球形的东西。金叫我们整个含住球形氧气嘴,又用一鼻夹堵住鼻孔,他在氧气瓶顶上的开关一按,球形氧气嘴马上在我们嘴里膨胀,把整个口腔占满压住舌头。我们几个的腮都被撑得通红通红的。我“唔唔”地叫着想把开关关上,可是手根本够不到。金一边看着我们挣扎,一边说“别动了,因为你们都没有潜水经验,这种氧气嘴最安全了。而且开关锁定了90分钟,就算你们够得上也关不了。现在坐下省点气力听我讲解重要事项吧。”说著转到我们后面挨个狠狠地拉紧我们肩上的氧气筒背带,让我双肩被拉得向后收紧,胸部自然前挺,然后猛地脱下氧气瓶的挂钩,沉重的氧气瓶马上把我拖得重心不稳,跌坐在铁凳上,压在小穴口的导管接口一下顶进小穴些许,导管的前端直接冲刺阴蒂根部,痛得我一声惨叫。可是被氧气嘴塞住嘴巴,出来得也只是一声低沉的“嗯。”。金看着我们满脸通红,发出这种呻吟,难以觉察地阴笑了一下。金指著墙上一幅手环,脚环的图说:“你们带的是磁性手环,脚环和鞋,可以帮助你们在深海固定自己在金属表面上。开关在环上这个地方。注意极性标志,要是选错了,环和环会互相扣紧,那就危险了。你们上方的链条会带你们下水,时间一到,会带你们上来。下到水底地面,和链条分离,完成标记的任务。记住手环上灯变红就必须在三分钟内把手环扣在链上,否则系统会自动把你的脚环扣上链条,头上脚下带你上来。那是非常不好受得。现在试一下,把手环磁场打开,举高右手。”。果然哢嚓一声,我的右手便被扣在头顶上的铁链上了。“现在要注意了,你们用得是实验室自行制造的东西,由于一时大意设计出错,有个大问题:如果两磁性环靠得太近,它们会锁在一起的。最容易发生的意外是这样的。。”金一边说,一边按动一个开关,连着右手的铁链被拉高,拉得我右臂一阵剧痛,左手便本能地伸高想拉住铁链。当左右手环接近时,它们叮当一声扣在了一起。结果变成我双手被高高吊在头顶上,氧气筒却把我的身体死死压在铁凳上,弄得又痛又尴尬。叫金放下铁链的声音经过塞住嘴巴的氧气嘴也都变成了无意义的呻吟声。其它3人也都和我一样被像犯人一样吊了起来。

金继续他的讲解,丝毫没有放下我们的意思“不要怕,到了水底,系统就会自动松开所有磁性环。下水的时候,铁链会失去磁性,你们就沿着铁链靠重力滑下去。你们的紧身衣比所有现有的手套都好,不会磨损皮肤又不失丝毫触感。这样把铁链绕在腰间,双腿夹紧铁链,左手在头顶,右手在下,握住铁链,控制速度。好,下面是最重要的安全事项,在水底。。。。”

我们正聚精会神听金讲解。铁凳下的大铁管突然隆隆作响,然后带动铁凳猛烈震动起来。震动传到腿间,小吉他马上变成一个超级按摩器,我们4个女孩马上“哼嗯。。嗯。。”地叫起来。无奈何氧气瓶太重根本无法站起来。双手被吊著,只能勉强扭动身体,无助地忍受腿间的小吉他对小豆豆和穴口的无情肆虐。在我们的呻吟声和铁管的隆隆声中,金继续他的讲解。以我的考试经验,我知道金说的,必定非常重要,我极力压制着腿间电击般的刺激,免强在嘈杂声中听到“注意。。不稳,活动滑板。。。”。

铁管终于平静下来。金也同时结束了他的讲解,把我们双手松开。“OK,简你的目标是水下1号标志,雅子2号,菲比3号,小贵4号,现在开此吧。”。我们依照金说的,把铁链绕在腰间,双腿夹紧铁链,一手一边握住铁链。准备入水。铁链吊着我们来到水池上方,下端咚地深入水下,我们慢慢松开铁链,开此滑进水中。刚完全没进水中,事故发生了,铁链毫无预兆地突然向下松脱,我本能地大叫一声,右手放开下端的铁链想双手拉住上方的铁链。事故马上重演,我双手当啷地被扣在一起。我双手还没拉紧铁链,铁链就突然停止下坠,我上半身被氧气筒拖着往下一挫,一直夹紧铁链的双腿还被铁链拉着,一下弯到腰部,一声轻微的当啷声从背后传来,我心想:遭了!双手死命拉住铁链稳住身体。果然,猛烈的作用力,使腿环被粘在背后的氧气筒上迫使我我双腿极度张开,小腿紧紧压在大腿上。本来夹在腿间的铁链卡在两腿环和氧气筒三个圆柱体之间的空隙内还可免强滑动,整条铁链变成了一个U字形,而我就坐在这个U字的底部。两手拉着铁链承受着身体和氧气瓶的重量,被拉的剧痛。可是双手略松,链条便在身体和氧气瓶的重量作用下,深深勒入我两腿间,直到一个链环被拉过腿环和氧气筒之间的空隙。同时另外的连环摩擦著腿间的敏感嫩肉,拉动已经深深陷入嫩肉中的导管不断刺激我的阴蒂。这种粗暴的刺激带给我的只有针刺般的痛楚,丝毫没有快感。为减轻痛楚,我双手不得不狠命拉着上方的链条,直到无法忍受手臂的痛楚,不得不松手,让下阴部的刺痛取而代之。如是循环忍受着上下方痛楚的交替袭击。

不远处,其它女孩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大概4条链都发生了事故,离我最近的菲比头上脚下地倒吊著。双手反扣粘在背后的氧气筒上。紧紧地夹紧著铁链的双腿已经在颤抖,可是她不得不继续夹紧铁链,因为铁链在她胸前成8至形紧紧缠着她硕大坚挺的双乳,再绕过肩头卡在氧气筒和反扭著的双手之间。只要她一松腿,遭罪的就是她的双乳。远一点的简却是四环粘在一起,四脚朝天地吊著,不过她手脚并用拉紧链条,情况比我和菲比好多了。雅子的链条空空的,估计也许已经顺利下去了。

我的手越来越酸痛,斗大的冷汗直冒。终于无法再坚持,手完全松开了。连条上的环一个一个依次经过我两腿间,每过一个,我就“嗯。。啊”地浑身抽搐一下,呻吟一声。痛楚伴着刺激一波又一波地从阴部传进子宫,然后扩散到全身。极度痛楚的快感,手脚被扣著的屈辱无助感,四周一片漆黑寂静的孤独恐惧,加上不希望第一轮面试就被淘汰的焦急,眼泪再也忍受不住喷涌而出。越是下降,速度越来越越快,“嗯。。嗯。。嗯”的呻吟声也越来越越快。不知不觉间痛感已经麻木,热流搞动子宫,阴道一阵阵瘙痒。快感在腹部扩散,全身已经不受控制地拉紧。阴蒂坚硬地顶紧紧身衣,承受着导管越来越频密的冲击,连接头被链环头稍微带出小穴,又在链环经过时被狠狠地压回去,就像被抽插一样。心中已经分不清是焦虑,恐惧,还是兴奋。阴道开此一波一波地痉挛,痛楚和理智离我越来越远,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好象浮在天上的云。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热门影片